Science|一位专科院校科研者的自述:我的与众不同

今天,不说科研,暂聊人生!

Science|一位专科院校科研者的自述:我的与众不同

作者:Matthew Tuthill 美国檀香山社区学院副教授(檀香山即美国的火奴鲁鲁,夏威夷州首府和港口城市。)


10年前,也就是做博后的第3年,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否该去选择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在坚持用一种相当传统的方法在研究癌症遗传学,这一研究折磨着我并让我为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时让我也逐渐失去了研究兴趣。在同一时间,我的联邦基金申请也失败了,双重打击让我渐渐对学术研究产生了不满和失望。所以我决定抛弃这种做学术的道路,去寻找另外一个更好的归宿。然后我进行了艰难的抉择:确定一个新的职业生涯,培养我对科学的热情,让我对我的工作能够产生一些影响。最终我在一个地方发现了它,许多人都不会想到的,一所2年制的社区学院。

 

当我在考虑我的选择时,我的第一位研究生导师Randal Wada帮我找到了灵感。除了神经母细胞瘤的治疗,Randal还创造了夏威夷脐血库,服务于干细胞移植和骨髓移植。所以即使有些研究者们已经不在其位,但他们优秀的工作成果仍令人佩服。我意识到,如果我简单地打开思路,还可以在很多方面为科学和社会服务。

 

虽然有这些想法,但此时我仍然不知道我确切的要做什么,而灵感随后第二次降临。一位同事提到,附近一所2年制学院的John Berestecky教授正在带领学生为校内实验室和付费客户生产单克隆抗体。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虽然John的学生经验不足,但他仍然对该项目抱以雄心。后来我很想了解更多,所以就和John坐在一起聊了聊。期间,我被他的真诚所打动,尤其是他在做此项目时优先培训学生,而不是将个人基金,文章发表和个人野心凌驾于学生之上。我也可以看到他对教学的热情,这让我想起了我自己上大学的时候目标是成为一名高中生物教师。然而,从研究生院开始,我就没有再考虑教学,更不用说在一个2年制的大学了,因为我的许多研究导师和同行认为这种选择是在扼杀自己的学术生涯,但与John的会面让我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

 

最终,我找到了一条路:将我对科学的兴趣以及我的激情融合进行教学。我在这所大专院校找到了一个教师的职位,并加入了John的队伍。现在,我扮演着两个角色:15个缺乏经验但又渴望学习的大学生的课堂指导和研究顾问。这两个角色给了我一个帮助学生改造自身机会,而且收益颇丰。他们实验室技能和概念学习速度的相当快,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建立了信心,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多年来,我与学生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而这份意想不到的礼物也在不断地激励着我。

 

我的工作有其自身的挑战性。在别人眼里,我和我的学生是价值不足的,因为我们不是在大学里而仅仅是在一所专科院校。我们有时很难获得足够的研究空间、联邦资金、科学会议以及其他资源和机会。因为我的学生是都是新手,而调查研究复杂的生物医学问题往往需要更多的创造力和克制力。长期的项目花费的时间往往比他们呆在学校的时间还要长。而当他们离开学校时,技术也成熟了,他们的能力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发挥。此外,即使我的教学工作量很大,但我的工资标准仍低于4年制的研究机构。

 

回首过去十年,无论是作为一名学者还是引路人,我都获得了成长。不管是因为我还是我的学生的缘故,我离开了那个之前规划好的职业道路,并以我自己的方式为我的学生和研究社区服务,励志前行!


编者言:作者寥寥数语就把我带进了他的情绪。国内外对于一位“成功”科研者的判断几近相似。“杰青”、“千人计划”、“百人计划”、“珠江学者”、“长江学者”和“院士”等头衔为无数科研者竞相追逐。不入“豪门”,焉得功成!拿到一张通往“豪门”的船票,好像就能到达科研的成功彼岸。未考上“豪门”院校的人仿佛就一定要被科研所抛弃,再也接触不到优秀的资源。被扭曲的价值观需要更正,让这种社会断层不再扩大。相比于这些院校的学生,相信一些大专院校的学子更需要一位人生的良师!


Matthew Tuthill, Making a difference, differently, Science 2016, 354,1194.


Science|一位专科院校科研者的自述:我的与众不同
本文主要参考以上所列文献,文字、图片和视频仅用于对文献作者工作的介绍、评论,不得作为任何商业用途。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声明:

1.本文版权归能源学人工作室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文章来源并保留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二维码(邮箱/nyxre1@163.com )

2.因学识所限,难免有所错误和疏漏,恳请批评指正!期待能与大家相互学习交流!

本站非明确注明的内容,皆来自转载,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新电源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