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清新电源首页
  2. 学术动态
  3. 博采百家
  4. AdvancedScienceNews

Phil S. Baran访谈录:有机化学的魅力

美国Scripps研究所的Phil S. Baran教授是当今最著名的有机化学家之一,以设计合成复杂分子以及相关方法学研究而著称。近日,Nachrichtenaus der Chemie的Fracht Zbikowski与Phil Baran谈论他对有机化学的热爱,他的研究,他的想法,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化学家,如何发展最好的有机合成,以及为什么能获得最大的回报。

是什么让你如此热衷于有机化学?
有机化学是不寻常的,因为它让研究者既是艺术家又是创造者。

从合成漂亮的有机分子的角度来说是艺术家吗?
简单来说,就是合成漂亮的有机分子,而这些分子具有难以想象的影响。有机化学的魅力和吸引力在于,还有很多需要探索和发现的东西。如果你发现一个新的秘密,它可能会在所有化学科学领域产生巨大的无法预测的影响。所以,对我而言,有机化学就像是一个探索,创造和发挥影响力的绝佳机会。

什么时候发现有机化学对你来说就像艺术?
那大概是在大学初期, 1995年,在纽约大学。在我开始在实验室里做化学实验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这是我生命中唯一需要的东西。

你爱上了化学?
大范畴内,对,具体来说是有机化学。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混合化学物质;做反应;创造东西。总是有一种探索未知的感觉。时间变得如此宝贵,因为浪费的时间是我本来可以花费的时间。
 
但是,你仍然完成了你的学业,你必须完成所有其他科目。
尽可能快,是的。还有很多我不得不学习的科目,我做到刚好通过考试。有机化学和实验室工作真的能让我每天早上起床。而其他的东西就像是我勉强要做的。
 
你还在做实验室工作吗?
时不时。
 
成功的有机化学家需要什么技能?
可能他们需要激情奉献,激情和积极的才能;他们也需要内心的乐观主义,谦逊的智慧和创造的欲望。你会注意到我提到的与测试成绩或学术态度没有关系。

当你选择你的实验室的学生,你不看他们的分数?
我们不得不……但现在回顾过去14年来的这种做法,考试成绩和科研之间确实没有很好的相关性。我认为这些考试是判定与在有机化学领域中所需的不同的东西。化学是一个广阔的领域,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一个人在作为研究生之前,就需要掌握很多文献。

那么,你如何得到有技术有天分的学生?你如何选择他们?
那么,我们每年都会面试那些想进入有机化学领域的顶尖学生。我选择学生,通常基于他们的兴奋程度,以及他们有多了解自己想要做什么。通常情况下,最好的学生在他们读研究生的时候,对他们想做什么以及他们想去哪里有清晰的认识。我也会看那些明白自己在研究生院的生活会像僧侣一样的学生。而本科研究经历是未来成功的重要指标。
 
在你成名之前,招到好学生是否容易?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有名的。我的意思是,Scripps是一个研究的好地方。人们被Scripps吸引,因为它是有机化学的绿洲,至少在美国是。

刚开始的时候,实际上很容易,因为有很多学生会因为和一位新教师开始全新的工作而兴奋不已。所以,Scripps的新老师从来没有招生的问题。恰恰相反,当你在某个位置,你必须保持新鲜;否则,学生们不会想来找一位年龄更大,经验更丰富的研究员。所以,在Scripps面临着巨大的选择压力——要保持新鲜和饥饿。
 
你如何保持“新鲜和饥饿”?
我们很久没有做同样的事情了。每当我早晨起床时,我都需要非常兴奋,如果我对即将发生什么没有兴奋感,我就不能让学生工作。所以,我们没有不得不做的研究项目。我们所做的所有项目都是前沿的。我们在实验室中进行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从萜烯合成到方法学,再到生物碱,多肽,核苷和电化学。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有注意力缺陷的症状。我不能长时间关注一件事情,因为在这个领域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探索,然后继续下一件事,只是因为我想呆在一个恒定的预任期(pre-tenure)的状态。


一个保持好奇心的状态呢?

是的,好奇和饥饿;从本质上来说,这个实验室和14年前没有什么不同。我每天还在和学生们一起工作。我的实验室在我的办公室上面,所以我每天都闻到化学物质。我的大门总是敞开着。所有这一切都与2003年相同:我总是担心我们不能够快速做出科学发现。


你能描述一下你作为老师的角色吗?

我是一个哭泣时的可以依靠的肩膀。当他们遇到巨大压力时,我尽量让学生不要从悬崖上掉下来,帮助他们有效地度过宝贵的时间。一些教授对于学生的时间非常放松。我认为这是我的工作,以我的经验来确保他们不浪费时间。因此,对于学生来说,我们已经把毕业时间减少了20%左右。


你有非常有名的导师,当我想起Nicolaou或者Corey时,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很多,不同风格的管理和指导。我从他们的环境和直接的智慧中学习。有人说,旧制度本质上是德国的辅导制度,Liebig和所有这些人开始化学的方式。这是一个学徒制,在今天基本上也在继续进行。我认为这是有价值的;从他们那里可以接受大量的基础教育。你在这段时间里成长起来,向他们学习如何解决真正的难题,然后去执行。他们两个都非常善于做这个。他们不只是说,他们也做。每个人都有想法,但是你必须去执行。


我知道,你有相当年轻的时候就发表了大量的论文。你是如何写出所有这些论文?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这么多。老实说,文章并不让我兴奋。我认为你必须发表一些论文,因为学生需要工作,化学领域的人需要知道我们正在用纳税人的钱做什么。但是,我们试图以非碎片化的方式发布实际上很少的信息。我们试图展示整件事,放在一个出版文献里。

我们也有一个博客,在这里我们放了幕后的东西,并提供关于如何做出化学反应的特别提示,所以我们努力把尽可能多的数据放在那里,而不是因为我们有兴趣发表大量的论文,但是质量一定要保证。


你如何处理负面的结果或没有结果的学生?在科学领域我认为这种情况比积极的结果更经常发生。

如果你把负面定义为死胡同,那么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就是这样。积极的结果实际上可能非常少。我认为关键在于教学生对于负面的结果是否是消极的。所谓负面的消极是,学生们来说:“这不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很糟糕,我真的不能做任何事情。但是当他们说这不起作用,但是生成了其他的某种化合物,或者这正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会给你一个下一步该做什么的想法。所以,前沿的研究经常就像法医学:试图找出犯罪中发生的事情。如果学生能够产生许多负面的积极结果,最终它们会变成正面的。


作为有机化学家,你如何成功?由于好奇心和技能还是资金?

首先,你需要很多的失败。失败是经验的货币。所以,最好的有机化学家已经失败了很多。他们已经看到了很多的反应,尝试了很多东西,最终产生的是对反应性的直觉。你几乎变得像一只猎狗。你可以嗅出反应活性;你可以看一个化合物,在没有接触它之前,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它可能会产生怎样的反应。所以,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理解,就是做很多化学实验。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学习:成为一个成功的有机化学家能具备反应性的直觉,你只是看着他们,就几乎可以感觉到化合物正在做什么。


你如何回应那些告诉你有机合成的重要时代已经结束的人?

我觉得每隔十年就有一个疯子说“有机合成已经很成熟了”,有时他们真的是有名的人。我的回应一直是,他们应该只是在考虑自己的领域。而有趣的是,有机化学家,尤其是合成化学家,从来没有对任何其他领域发起战争。你永远不会看到一个有机化学家说:“为什么我们资助纳米化学?为什么我们资助材料科学?为什么我们资助化学生物学?为什么我们资助生物化学?”。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至少,我绝不会说或想这个。

但是,有机化学家总是在防守。然而,当你看《德国应用化学》或《美国化学会志》时,阅读最多的论文总是在这个大家已经说可以结束了,不应该被资助了的领域里。这只是工程,对不对?但是,每个人都在阅读这些论文。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我去公司的时候,我可以很快看到有机化学新发展对材料科学,农业化学,纺织和医药等重要行业的实际影响。

所以,说有机合成已经发展成熟了,这些人可能从来没有和一个真正的公司打过交道。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瓶颈仍然是化学合成。所以,问题的确是有机化学家不擅长自我保护。

 

访谈节选翻译自ChemistryViews,原文链接如下,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http://www.chemistryviews.org/details/ezine/10581368/The_Charm_and_Appeal_of_Organic_Chemistry.html



Wiley Advanced Science News官方微信平台

如希望发表科研新闻或申请信息分享,请联系:

ASNChina@wiley.com

关注方式: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AdvancedScienceNews”或下方长按识别二维码。Phil S. Baran访谈录:有机化学的魅力


本站非明确注明的内容,皆来自转载,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新电源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