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清新电源首页
  2. 学术动态
  3. 博采百家
  4. MaterialsViews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摘要

誓为平等:当下科学界中性别平等的现状如何?讨论这个话题为什么很重要?在此,我们希望能展开一次更具建设性的讨论。我们会提供关于此话题的实用信息,以及那些向从事化学行业的女性提供帮助的机构或项目的细节。

2011年是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IUPAC/UNESCO)共同决议定名的“国际化学年”。为了响应这个决议,在这年,Chemistry – A European Journal (欧洲化学)出版了一期特刊来献给化学界的女性。为了跟进这一特刊并庆祝2016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1]我们出版了新的一期特刊以向全世界正从事化学研究的女性致敬(点击此处可以阅读相关新闻)这次特刊的出版得到了大家广泛积极的响应。本期特刊的文章来自于17个国家的投稿,包括了1篇综述、1篇Concept、6篇小综述、19篇全文和12篇通讯。这些文章的第一通讯联系人均为女性。本期的主题涵盖了材料化学、物理化学、有机化学和生物化学。它是全球化学界的女性参与领导的高水平研究的有力证明。内封面彩图来自B. Martín-Matute课题组的VIP全文,题为“Selective Heterogeneous C-H Activation/Halogenation Reactions Catalyzed by Pd@MOF Nanocomposites”(见3729页);背面彩图来自于C. Vinas课题组的题为“Carboranylphosphinic acids: a new class of purely inorganic ligands” (见3665页) 的HIP通讯。背面内封面彩图来自于T. Gulder课题组的HIP通讯,题为“A Fluorination/Aryl Migration/Cyclization Cascade or the Metal-Free Synthesis of Fluoro-Benzoxazepines”(见3660页)。另外,我们还有两篇HIP文章的卷首插画来自于L. Chi课题组的题为‘Investigation into the Sensing Process of High-Performance H2S Sensors Based on Polymer Transistors’的通讯(见3654页),以及C. Hӧbartner和F. Javadi-Zarnaghi的题为“Functional Hallmarks of a Catalytic DNA that Makes Lariat RNA”的全文。Chemistry – A European Journal很荣幸对女性为化学研究做出的卓越贡献来亮点报道,并希望这期特刊将会帮助激励更多还在学校学习化学的年轻女性从事化学研究。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过去已经有过太多关于化学界女性的文章,而文章的焦点常常是历史上女性所取得的重要成就,包括两次诺贝尔奖获得者——研究放射性的先驱玛丽·居里,为解出DNA分子结构做出贡献的英国化学家、X射线晶体学家Rosalind Franklin,到最近一次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Ada Yonath。她是因为对核糖体结构和功能的研究获得了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这些女性以及很多其他优秀的女性科学家已经并一直鼓舞着很多女性投身到化学研究上。然而,我们这篇文章的目的则是更清楚地描述出科学界性别平等的现状如何,以及讨论这个话题很有必要的原因。性别平等是一个经常容易引发激烈争论的话题,因此使两性讨论起相关话题都很困难。在此我们希望能展开一次更具建设性的讨论,讨论中我们会提供关于此话题的实用信息还有那些向从事化学行业的女性提供帮助的机构或项目的细节。我们还邀请了业内的四位学者就“化学界性别平等与更多机遇”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他们分别是帝国理工学院自然科学学院院长Tom Welton教授、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材料化学系Marina Resmini教授、莫斯科国立大学化学系教授Chemistry – A European Journal的编委Irina Beletskaya,以及德国化学会旗下的工作组Arbeitskreis Chancengleichheit in der Chemie的主席Hildegard Nimmesgern博士。他们主要分享了关于两大方面的个人见解,一是化学界的性别平等,另外是为鼓励更多女性从事或坚持化学职业有哪些事情可以做,以及有哪些已经正在做了。

接下来让我们从四个基本的问题开始这次讨论:当下科学界中性别平等的现状如何?科学界中真的需要更进一步的性别平等吗?最后的问题是,为什么很多女性不再从事科研?我们能做些什么来留住她们?

当下科学界中性别平等的现状如何?

目前有很多组女性在科学界中的统计数据,但我们选取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3年[2]收集的数据,这组数据详尽表明了在全世界所有研究人员中(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学科)女性占了28%;图1的世界地图显示了女性科研人员按国家占的比例。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图1. 理工科研究中的性别差异(2013年或最新一年女性占的比例)。

我们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交互数据工具将数据进一步分解后,看到了一些令人吃惊的结果[3]。譬如,我们先看下图2显示的欧洲数据。其中,德国和法国是女性研究人员比例的最低代表(女性占的比例分别为27和26%),远低于一些像立陶宛和拉托维亚的东欧小国。它们总体已经达到了性别平等(分别为52和53%)。

相反,这种悬殊在大学阶段并不显著,德国和法国大学女生的比例分别为44和58%。在博士阶段,女性所占的比例已经开始下降(41%和47%,如图3),而真正的显著降低是在独立研究阶段,比例已降至27和26%(这里所指的研究阶段是指获得博士学位后仍然进行科学研究的女性人数)。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图2. 欧洲女性研究人员所占比例详细示意图。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图3.欧洲一些大国中女性从学士阶段到研究阶段出现的“管道泄漏”现象。

有趣的是,立陶宛和拉托维亚在从大学到研究的整个阶段都保持了50%以上的比例。不过这总体的性别平等也有可能是靠不住的,因为对于所有国家不同STEM学科的分类,女性倾向于选择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而非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

遗憾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目前没有美国的情况,不过我们可以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每两年一次的科学和工程领域性别和种族平等数据报告的摘要中看到这些趋势[4],图4显示了他们最近的结果。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图4.2013年在科学工程领域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按性别和种族划分的比例。

图4的数据令人非常震惊。尽管美国的所有种族的女性在科学和工程职业中占的比例最近有一些提升,但是人数仍旧不足,只占了总数的30%,而少数族裔中女性的比例最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摘要提供的更多数据表明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相一致的结果,女性大多数都选择了社会科学而非自然科学和工程,而且女性从事助理或副教授居多而非正教授,正教授压倒性都是男性。

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在STEM学科领域里仍旧饱受忽视,尤其是在自然、工程及技术方面;大量女性在获得学士甚至博士学位后没有继续选择科学研究这一职业。从大学到科研职业女性人数逐渐降低的过程被称为“管道泄漏”,级别越高如研究所或院系主管,女性就越少。使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的是,当女性在科学中取得成功时,平均来说她们的工资和获得的基金较少[4,5]。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但是不仅在欧洲或美国,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面临这相同的现状。科学界真实存在的性别不平等让我们想到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需要为此做些什么?

我们真的需要着手处理科学中的性别不平等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为了在科研中使我们的创造性和革新潜力最大化,我们需要最优秀的思想,无论性别和种族。相应的,我们必须要确保不存在阻碍最好的候选人获得高级别研究职位的可能。做不到的话就会导致错过一些重大的发现和成就。另外一个更实际的问题可能是当女性在某些研究领域没有得到适当比例的代表时,性别差异就将会更易忽视。举一个化学领域的例子。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女性对很多药物的反应不同于男性,副作用也有差别。然而以前的药物试验都是基于中等身材的男性,并假定女性身体也会做出同样的反应,因而我们直到最近才发现这一事实。实际上,男性和女性之间的生理差别是由体脂分布和激素水平不同决定的,这些不同将会影响药物在体内的代谢和分布。这类药物包括一些处方止痛药、安定药和抗抑郁药[6]。这种对性别因素进行分类在其他研究领域如心理学甚至交通规划等也同等重要。当然,与对科学有利一样,当女性的潜力可以被完全开发、她们的工作不再被低估时,全社会也将受益。女性获得平等的代表权和权利时贫穷就会减少,尤其是儿童贫穷,并会对经济有利;这也是早就得到联合国认可的。去年在巴黎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会议达成的第五项目标[7]就是实现性别平等,赋予女性更多权利。这项目标的原文是:“为女性提供平等的教育、医疗、就业和政治经济决定权利将会持续为经济提供动力并使社会和人类普遍受益”。无独有偶,世界经济论坛[8]认为:“决定任何国家和机构未来的关键是发展、留住和吸引最优秀人才的能力”,“教育并使女性获得更多权利、在全球经济政治和社会事物中发挥她们的才智和领导力是在更具竞争性世界中成功兴旺的基本因素。[8b]”

为什么很多女性不再从事科研?我们能做些什么来留住她们?

目前情况已经在改善,科学中的女性总数正在增加。从1978年第一位被任命的美国化学会(ACS)女性会长Anna Harrison开始,我们也已经逐步开始看到一些化学会开始任命女性会长,包括英国皇家化学会(Lesley Yellowlees,2012-2014),德国化学会(Barbara Albert 2012–2013, 现任主席 Thisbe Lindhorst),匈牙利化学会(Livia Simon Sarkadi, 2015-),亚洲化学学会联合会(Supawan Tantayanon, 2011-2013)。我们还看到了第一批女性ChemPubSoc Europe会员[9] Helma Wennemers, Christina Moberg 和 Luisa De Cola;其中Luisa De Cola在本期特刊中发表了两篇全文和一篇通讯。尽管目前已有了这些巨大的进步,然而整个过程发展仍然非常缓慢,很多学习自然科学的女性在获得博士学位后不再继续她们的研究方向,身居高等级职位的数量持续减少,从而导致了“管道泄漏”现象。今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pledge for parity”(誓为平等)。清楚了这些之后,是考虑为什么女性不再继续科学研究和做什么能挽留她们的时候了。

女性研究人员流失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我们的客座编者按里讨论了这个问题。三篇文章毫无意外地皆指出,女性养育子女是阻碍她们从事研究职业的关键原因,行业对需要花时间照顾幼儿的女性或者男性并不友好。对于花时间需要照顾孩子或其他亲属的女性和男性来说,能够提供更灵活的职业发展机会是能使女性留在科学研究中理想的开始。为男性提供相同的产假来分担育儿重担,可以使夫妇一方不会单独搁置她们的事业。当员工回到岗位时能继续获得这样的支持并提供更长时间的灵活性,如探索在学校时间举行会议或研讨会,提供在上班场所照顾孩子的途径。英国Daphne Jackson 基金是在英国第一位女性物理学教授Daphne Jackson去世后成立的,这个基金为想在两年或两年以上中断后重新回到科学研究的理工专业人士(不分男女)提供灵活的助学金,这种助学金给奖学金获得者提供了一个单独定制的训练和指导项目来增加他们未来申请研究职位的信心。其他的项目如玛丽居里项目也为这些经过职业中断的人士提供机会;然而,正如Hildegard Nimmesgern博士(德国化学会旗下为实现化学界更公平机会和性别平等的工作组Arbeitskreis Chancengleichheit in der Chemie的主席)在她的客座编者按中指出:“我们的社会依赖于生育孩子,对这些支持应该来自于社会各个方面,政治,雇主和家庭本身。”因此,为了塞住这“泄露的管道”,我们需要女性感觉科学研究职业并不是意味着牺牲将来照顾孩子的责任,整个社会需要改变在这些责任上的价值态度,并提供更有力的帮助女性和同样承担这些责任的男性。

解决性别歧视是保持女性在科学中的另一个更具争议的部分。传统常常认为科学是男性的兴趣;尽管女性选择学习科学来作为继续教育的人数已有大量增加,科学仍在遭遇这样的认知。科学和工程相关的玩具在广告推广中广泛使用男性角色或男孩,而且也仍然在零售商的分类中标着“送给男孩的礼物”或“男孩玩具”。告诉年幼的女孩科学和工程不是她们所擅长的,在整个学校或更高等教育逐渐灌输的这种女孩在科学方面不如男孩的信息,降低了她们对自己能力的信心并将影响她们的表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新的国际学生评估报告表明17个OECD国家中在科学中成绩最高的男孩胜过成绩最高的女孩[10]。有趣的是,这个报告发现没有证据表明这与天资中的性别差异有关,但是与他们对学习和自信心的态度有关,当成绩好的男孩和女孩具有相似的科学自信时,他们之间没有表现出差别。实际上,这份报告指出“学校中表现的性别差异来自于学生对学习和在学校表现的态度,来自于他们怎样选择度过他们的业余时间,来自于他们具有的信心。这份报告继而建议家长和老师在通过提供更多鼓励和支持来减少性别之间的差异起着重要作用。因此,即使女孩喜欢科学并且是一名成绩好的学生,由于缺少信心,并且由于性别的陈旧观念和错误认识而导致家长老师的不予支持,也可能会使她们在科学的学习上表现不良并且不会考虑这样的学科作为未来职业的选择。有些组织如WISE Campaign(Women into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11a]正尝试与性别的陈旧观念直接宣战,诸如“让玩具就是玩具——为了男孩和女孩”[12b]的运动目前正瞄准了将玩具向特定性别推销的零售商。遗憾的是,这些观念在学校教育后仍然没有结束,走向研究职业的女性仍然面临着有意或无意来自男性甚至女性的性别偏见[12]。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化学教授Irina Beletskaya在她的客座编者按(3531页)中指出通过正面差别待遇解决这些问题也会有其缺点。“当女性被单独划分成特殊的类别,被选举出来或被一些委员会任命只是为了达到规定的指标,这让我感到尴尬。”那么处理的方法一定存在于导致性别偏见的根源,而非依赖于正面差别待遇或者增加女性指标。

一旦学生上了大学,改变指导女性的方式将成为帮助她们发展自己职业的关键方法。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材料化学系的Marina Resmini教授在3533页的客座编者按中写道:“重要的是,高等教育的雇主应意识到在解决“管道泄漏”这个问题上博士生导师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并且雇主们应支持博士生的基础设施,并为所有导师提供着重于性别差异和量身定做的指导要求的博士指导培训。”最早的倡议是基于英国的“雅典娜章程”(Athena SWAN Charter),它已经在科学研究中女性的代表权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它发起于筹组了种族平等章程(Race equality charter)的“平等挑战组织”(Equality Challenge Unit)。该组织成立于2005年,旨在鼓励和推动女性在STEM学科中的高等教育研究这块的职业发展[13]。“雅典娜章程”已经扩展到艺术、人文、社会科学、商业和法律,为跨性别职员和学生扮演着专业和支持的角色。研究院所可以基于他们是否签署了宪章的平等准则、能否实现一定的消除性别偏见的标准来申请雅典娜宪章(金银铜)。帝国理工学院的自然科学系系主任Tom Welton是“雅典娜章程”的创始人之一。他在3535页的客座编者按中描述了帝国理工学院化学系为性别平等所采取了各种措施从而获得雅典娜宪章金奖。他这样写道:“虽说系里的女性相比男性来说因为性别不平等而遭遇了更负面的影响,然而,(在这些措施实施后)周遭环境的改善很明显对男性和女性都有益处。因此我们做出的改变并不是只为了女性。这不是说我们没有考虑一些女性独有的项目,而是我们的改变将有益于整个系。”我们客座编辑按中讨论的类似这样的或其他的倡议都是些关于如何鼓励研究所提高女性和其他少数群体在STEM学科中比例的很好的例子,而且是克服增加科学中多样性挑战的积极讯号。

最后,社交媒体也值得一提,因为它为想要讨论和学习更多科学界性别方面问题的女性提供了一定便利,并且已经出现了一系列为进行信息交换和讨论提供开放的平台的支持团队。“Women in Research”就是一个这样的团队[14],它由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学研究所的成员于2013年创建。当然在社交媒体具有可以方便联系个人、使女性更自由的讨论她们自己经历的性别偏见的优点的同时,它也带来了一定的缺点,譬如为troll attack(类似于网络暴民、喷子)提供了机会,基于性别的网络负面言论是最多的,并导致‘试图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性别歧视被指控。然而尽管有这些缺点,我们仍应该感谢社交媒体为使女性表达反对性别偏见提供了平台,它对讨论甚至是科学界的讨论产生了巨大影响。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文章,请阅读我们的客座编者按,并庆祝女性在科学中已经实现的巨大成就和进步,特别是本期中“化学界的女性”的内容。考虑到2016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誓为平等”,Chemistry – A European Journal将做出下列能有助于提高化学中性别平等的保证:

1)本期刊在2014年编委会女性成员的人数从3名增加到5名。现在我们保证我们会进一步增加这一数目来更接近性别平等。

2)本期刊将增加同行评审过程中女性的数目。

3)最后,本期刊将继续通过各种媒体途径来宣传化学中的女性,并在封面或chemistryviews上对她们的研究进行亮点报道。


Claire D’Andola博士

Senior Associate Editor


[1] http://www.internationalwomensday.com/.

[2]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UIS): http://www.uis.unesco.org/datacentre.

[3] Online data tool from UNESCO: http://www.uis.unesco.org/ LAYOUTS/UNESCO/women-in-science/index.html#!lang=en.

[4]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atistics (NCSES): http://www.nsf.gov/statistics/2015/nsf15311/digest/.

[5] For some example studies and online data tools: a) http://ec.europa.eu/justice/gender-equality/gender-pay-gap/index_en.htm; b) https://erc.europa.eu/about-erc/organisation-and-working-groups/workinggroups/gender-balance; c) New JNCHES – Gender Pay Working Group Report from th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Employers Association (UCEA) 2015: http://www.ucea.ac.uk/en/publications/index.cfm/njgender; d) M. G. Head, J. R. Fitchett, M. Cooke, F. Wurie, R. Atun, BMJ Open, 2013, 3, e003362.

[6] H. Whitley, W. Lindsey, Am. Fam. Physician 2009, 80, 1254–1258, and references therein.

[7] Goal number 5 from the UN’s 17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gender-equality/.

[8] World Economic Forum Gender Gap Report: a) http://reports.weforum.org/global-gender-gap-report-2015/; b) http://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gender-gap-report-2012.

[9] http://www.chempubsoc.eu

[10] http://www.oecd.org/gender/data/education.htm.

[11] a) https://www.wisecampaign.org.uk/; b) http://www.lettoysbetoys.org.uk/.

[12] C. A. Moss-Racusin, J. F. Dovidio,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12, 109, 16474.

[13] http://www.ecu.ac.uk/equality-charters/athena-swan/.

[14] https://www.facebook.com/WomenInResearch/.





猜你喜欢


为何女性在科学技术领域的任职人数偏低?

浅谈编辑工作

(点击以上标题可以阅读原文)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MaterialsViewsChina & Wiley 官方微信平台

聚焦材料新鲜资讯

材料大牛VS新秀访谈
MVC论文排行榜每月新鲜出炉
热爱科研的你还在等什么,快加入我们一起微互动吧!!!


微信号:materialsviews

wileychina

微博:materialsviews中国

欢迎个人转发和分享,刊物或媒体如需要转载,请联系:

materialsviewschina@wiley.com

关注材料科学前沿,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化学界的女性——我们现居何位?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本站非明确注明的内容,皆来自转载,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新电源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