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清新电源首页
  2. 学术动态
  3. 原创文章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研究背景

金属负极是新一代高能量密度可充电电池的首选。然而,包括电极体积变化和不可避免的副反应在内的严峻挑战,使其商业化受阻。尽管最近在纳米结构优化、电解质工程和保护电极界面的构建等方面,取得了令人兴奋的进展,但仍远未完全解决金属锌电极在水系电解质中的问题,也远未实现稳定的循环,更不用说高实际面积容量(> 4 mAh cm-2)、深度可充电的锌金属电极。

成果简介

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崔屹教授和华中科技大学孙永明教授合作,以“A Replacement Reaction Enabled Interdigitated Metal/Solid Electrolyte Architecture for Battery Cycling at 20 mA cm2 and 20 mAh cm2”为题,在J. Am. Chem. Soc.发表最新研究成果,采用简易的置换反应,来制造三维(3D)交叉指型金属/固体电解质复合电极,其不仅提供了用于缓冲复合物内体积变化的稳定宿主结构,而且通过避免活性金属和液体电解质之间的直接接触,来防止副反应的发生。作为验证,通过锌金属箔和氯化铟溶液之间的电化学置换反应,然后进行电化学活化,制备了3D交叉指型锌金属/固体电解质结构。交叉指金属/固体电解质的制备可被推广到其他金属对,包括锌/锡和锌/钴,为下一代高能量密度和可逆性的锌金属电池提供了启示

研究亮点

(1)利用简单的电化学置换反应,设计了一个3D交叉指型Zn/固体电解质结构

(2)固体电解质层的3D固态框架,将活性金属锌与水性电解质隔离开来,以抑制副反应的发生

(3)这种交叉指型电解质层为离子转移提供了丰富的导电路径,并局部限制活性锌金属,从而缓冲电极体积变化

图文导读

1. Zn/HIS电极的制备及其电化学性能

当用氯化铟溶液与锌进行电化学置换反应时,金属铟原位沉积在金属锌被腐蚀的地方,形成了交叉指型锌/铟结构。在ZnSO4水系电解液中电化学活化后,铟金属原位氧化成氢氧化物硫酸盐(IHS),最初的锌/铟结构转变为Zn/IHS电极(图1a)。

为了验证叉指式IHS固体电解质在改善锌电极电化学性能中的重要作用,组装了Zn||ZnZn/IHS||Zn/IHS对称电池。图1b显示了Zn||Zn对称电池的典型电压曲线,其中锌金属电极在1 mA cm-2和0.5 mAh cm-2的初始20个循环中,表现出稳定的锌剥离/电镀循环,平均过电位为~20 mV。超电势随着进一步循环而逐渐增加,在第70个循环时达到~30 mV,并且Zn||Zn对称电池在80个循环后失效(图1b)。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所设计的Zn/IHS电极在超过700个循环中,表现出稳定的镀锌/剥离循环,超低平均过电位为~8 mV。

值得注意的是,在20 mA cm-2的超高电流密度和20 mAh cm-2的面积容量下,Zn/IHS对称电池(图1c)实现了稳定的镀锌/剥离循环,80h以上的低平均过电位为10 mV,优于在高电流密度和高面积容量下工作的最好的锌金属电极

如图1d所示,Zn/IHS电极的独特性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首先,3D IHS与金属锌之间的丰富界面和高Zn2+电导率,使得Zn2+能够在整个复合结构内快速扩散,这提高了Zn/IHS电极的倍率能力。其次,交叉结构增强了整个电极的机械稳定性,使得电极即使在具有高面容量、高电流密度下循环时也能保持其结构。用光学显微镜和扫描电子显微镜(SEM)分别观察了锌剥离后和10次电镀/剥离循环后的裸Zn和Zn/IHS电极的结构

图1e显示在剥离20 mAh cm-2的金属锌之后,在裸锌电极的表面上观察到许多不同尺寸的凹坑。10次循环后,裸露的锌金属电极的表面变得疏松和多孔,这表明严重的腐蚀。对于Zn/IHS电极,剥离20 mA cm-2的锌后,电极表面保持平坦和致密(图1f),在顶部形成均匀的空隙。更重要的是,在相应的镀锌步骤之后,形成的空隙可以被完全填充(图1g)。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图1 Zn/IHS电极在水系电池中的电化学性能。(a)制备工艺流程;(b,c)对称电池电压曲线;(d)剥离和电镀行为的示意图;(e-g)光学显微镜照片。

2. Zn/HIS电极的3D叉指式结构

通过XRD表征Zn/IHS电极的形成,表明电化学置换反应后形成的Zn/In金属复合电极(图2a)。在硫酸锌水溶液液中,进行30次电化学电镀/剥离循环后,金属铟转变成无定形态,揭示由电化学活化驱动的相变。

通过高精度电子探针显微分析(EPMA,图2b)证实了Zn/IHS复合材料的交叉结构。IHS固体电解质的三维交叉有利于高比表面积,从而有效利用活性锌金属。

Zn/IHS电极的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图2c)中,观察到SO42-的~596和~1013 cm-1处SO42-吸收峰和~3260cm-1 O-H拉伸振动的峰,表明形成了氢氧化物硫酸盐

为了揭示非晶态IHS固体电解质的精细结构,进行了X光吸收近边缘结构(XANES)测量(图2d)。结果表明,铟金属在电化学活化过程中转化为氢氧化物。这种转变的进一步证据来自Zn/IHS的扩展X光吸收精细结构(EXAFS)(图2e)。

总的来说,所有上述表征都证实了交叉指型Zn/IHS复合电极的形成。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图2 Zn/HIS电极制备和特征。(a)XRD图;(b)高精度电子探针微量分析结果;(c)红外光谱结果;(d)X射线吸收近边结构光谱;(e)k2加权傅里叶变换的In K边扩展X光吸收精细结构数据。

3. 在HIS固态电解质层下的金属锌电沉积

通过光谱研究和计算模拟相结合的方法,研究了IHS固体电解质的Zn2+离子导电行为。在拉曼光谱中,没有观察到水合锌离子(Zn(H2O)62+Zn(H2O)52+)的拉曼吸收,表明IHS电解质中的锌离子是非水合状态(图3a)。

Zn(H2O)62+离子在设计的具有氢键硫酸根阴离子通道的IHS层上的脱水,可以促进带正电荷的Zn2+离子的扩散,并保护金属锌免受副反应的影响(图3b)。IHS基固体电解质的Zn2+迁移数达到0.55±0.04(图3c),该值远远大于玻璃纤维的0.33±0.03,甚至大于ZnSO4水溶液电解质的常见值(通常低于0.4)。通过电化学电压-电流测量(图3d)和DFT研究,IHS层的电阻率确定为(2.08±0.01)×103 ωcm,比纯锌金属箔的电阻率高近200倍(图3e)。

IHS模型的DFT结果表明,这种IHS固体电解质的带隙为4.63 eV(图3f),与锂金属电池中的固体电解质界面相成分相当。用高精度电子探针微量分析研究了在电化学沉积金属锌后,Zn/IHS电极的元素分布。结果显示,Zn/IHS电极的表面层富含铟元素,而锌元素很少(图3g),这支持了金属锌的电化学电镀发生在IHS保护层下。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图3 在HIS固态电解质层下的电沉积金属锌。(a)拉曼光谱;(b)Zn2+扩散示意图;(c)Zn2+迁移数;(d)Zn和Zn/IHS电极的电压响应;(e)锌金属和IHS固体电解质电阻率的比较;(f)IHS固体电解质的计算态密度结果;(g)电化学沉积金属锌后锌/IHS的高精度电子探针微量分析结果。

4. 抑制Zn/HIS电极的副反应

电子绝缘的IHS层可以将活性金属锌与水系电解质隔离,并切断电子与电解质中水分子的接触,从而抑制Zn/IHS电极上的化学氧化和电化学析氢。在1 mA cm-2的电流密度下,裸露的锌金属电极在60s内于硫酸锌电解液中产生氢气泡(图4a)。相比之下,使用电子绝缘IHS保护层,在相同的测试条件下,没有观察到Zn/IHS电极的析氢行为(图4b)。进一步得到了裸Zn电极和Zn/IHS电极的析氢极化曲线,在电压范围内,Zn/IHS电极表现出比裸Zn电极低得多的析氢电流密度。

进一步评估了裸Zn电极和Zn/IHS电极的析氢速率差异(图4d)。Zn/IHS电极的析氢速率约比裸Zn电极小15倍。循环过程中Zn/IHS电极的析氢受到显著抑制,表明IHS固体电解质成功地抑制了副反应,从而提高了循环过程中Zn/IHS电极的可逆性。库仑效率测试证明了Zn/IHS电极电化学可逆性的改善(图4d)。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图4 Zn/IHS电极析氢的定性和定量分析。(a,b)原位光学电镜图像;(c)析氢极化曲线;(d)在50次剥离/电镀循环后,Zn/IHS电极的电化学剥离测试,插图是库伦效率对比。

小结与展望

在这项工作中,作者证明了电化学置换反应是一种非常简单的设计三维交叉指型Zn/IHS结构的途径,可以抑制在水系电解质中的体积变化和副反应,从而提高电化学可逆性,特别是锌金属电极的深度循环性能。总之,三维交叉指型Zn/IHS复合结构的设计,为具有高机械稳定性、抑制副反应和良好可逆性的可充电水系锌电极提供了新视角,为实现先进水系锌金属电池的发展打开了新的大门。

文献链接

A Replacement Reaction Enabled Interdigitated Metal/Solid Electrolyte Architecture for Battery Cycling at 20 mA cm-2 and 20 mAh cm-2 (J. Am. Chem. Soc., 2021, DOI: 10.1021/jacs.0c11753)

原文链接:

https://pubs.acs.org/doi/10.1021/jacs.0c11753?ref=pdf

崔屹&孙永明JACS:交叉指型金属/固态电解质结构
清新电源投稿通道(Scan)

本站非明确注明的内容,皆来自转载,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新电源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