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清新电源首页
  2. 学术动态
  3. 原创文章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研究背景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锂硫(Li-S)电池凭借着较高的理论比容量(1672 mAh g−1)、能量密度(2600 Wh kg−1)、低的成本和环境友好性,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储能装置之一。然而Li-S电池在充放电过程中因可溶性多硫化物导致的“穿梭效应”阻碍了Li-S电池的实际应用。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与硫正极有关的研究都通过采取限制多硫化物运动的策略来抑制“穿梭效应”。遗憾的是,这种策略并不能彻底解决多硫化物的“穿梭效应”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成果简介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基于此,湖南大学旷亚非教授、周海晖教授、黄中原助理教授北京科技大学焦树强教授等人合作报告了一种新的多硫化物生成限制策略,该方法通过使用合适的固体氧化还原介质(RMs)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将S8分子转变为稳定吸附的小硫物种S2σ−-RMσ+,从而消除Li-S电池中“穿梭效应”。通过这种方式,在放电过程中介质(S2σ−-RMσ+)被直接还原成Li2S2和Li2S,而没有形成可溶性多硫化物,彻底消除了多硫化物(Li2S8Li2S6和Li2S4)的“穿梭效应”。通过使用TiOxNy-TiO2量子点@碳复合材料(TiONQDs@C)作为硫宿主实现了这种新的多硫化物生成限制策略。得益于这种新的机制,TiONQDs@C/S电池经过200个循环后仍869 mAh g−1的比容量,容量保持率高达96%,远高于传统的C/S电池和使用其他策略的Li-S电池。相关研究成果以“Altering the Reaction Mechanism to Eliminate the Shuttle Effect in Lithium-Sulfur Batteries”为题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Energy Storage Materials上。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文解读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1. Li-S电池典型的充/放电转化过程及抑制穿梭效应的策略

在公认的充放电反应路径中,放电反应包含多个中间步骤:首先将硫还原为一系列可溶的中间长链多硫化物(S8→Li2S8→Li2S6→Li2S4);随着反应的进行,这些长链多硫化物将分解为短链硫化物(Li2S4→Li2S2→Li2S),并重新沉积到电极上。硫(S8↔Li2S)的整个反应过程由控制步骤1(S8↔Li2S8)和控制步骤2(Li2S4↔Li2S2)决定,控制步骤2会导致电解液中多硫化物积聚。大多数研究人员倾向于将重点放在增加多硫化物在硫基体材料的吸附或提高主体材料的催化能力以加快控制步骤的反应速度上,但这些方式仍能不能避免中间多硫化物的溶解和穿梭。事实上,另一个途径曾被报道过,即S8分子转化为稳定的小硫分子来消除“穿梭效应”,通过寻找合适的吸附剂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1. TiONQDs的结构组成示意图及Li-S电池典型的充/放电转化过程

2. TiONQDs@C复合材料的结构表征

这种多硫化物生成限制策略可通过在硫正极中引入由TiOxNy(0≤x≤y≤1, x+y=1)TiO2岛及其异质结作为催化剂和吸附剂组成的TiON固溶量子点(TiONQDs)来实现。通过简单的退火获得了TiONQDs@C复合材料。1b给出了TiONQDs@C复合材料的示意图,其中大量的TiONQDs固定在N掺杂的碳材料上。量子点的主要成分为TiOxNy固溶体,部分微区被较小的TiO2占据(图1c),TiONQDs的表面上形成了大量的TiOxNy-TiO2异质结(图1d)。图2aTEM显示,大量的量子点(~4 nm)均匀分布在碳纳米片中。球差校正透射电子显微镜(ACTEM)图像(图2b)证实了TiONQDs@C复合材料中存在TiOxNy-TiO2异质结。图2e中XPS Ti 2p的光谱表明在量子点表面上存在TiNTiO2和TiOxNy。TiNTiO2和TiONQDs@C的Ti K边XANES光谱如图2g所示,TiONQDs@C的Ti K边强度介于TiN和TiO2之间,表明在TiOxNy固溶体和少量TiO2混合的情况下,TiONQDs@C中Ti的电子结构变化。还通过相应的Ti K边傅立叶变换(FT)EXAFS k3χ(k)振荡曲线证明了TiONQDs@C的结构TiO2岛和TiOxNy量子点在TiOxNy固溶体中形成了大量含Ti空位的TiOxNy-TiO2异质结。因其独特的结构TiONQDs@C可作为有效的RMs,有利于形成稳定的S2σ−Tiσ+-TiON。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2. TiONQDs@C复合材料的结构表征

3. TiONQDs@C复合材料的吸附和转化行为模拟

通过密度泛函理论(DFT)计算以验证S8分子在TiONQDs@C复合材料上可能的吸附和转化行为。首先提出假设:TiOxNy-TiO2量子点可能激活S8分子并将其转化为稳定吸附的S2σ−-Tiσ+物种。优化的TiN-TiO2异质结模型如图3a所示,将环形S8分子置于TiN-TiO2异质结上方,以研究这种特殊的吸附行为。结果表明,吸附在TiN-TiO2异质结上的S8分子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图3a),环形S8分子分为四个S2分子。为了进行比较,构建了TiN和TiO2晶胞来评估其在S8分子上的吸附行为。如图3b,c所示,吸附在TiN和TiO2晶胞上的S8分子均具有一定的形变,但仍保留了环状分子结构而没有明显的S-S键断裂。这证实了TiN-TiO2异质结界面在将S8分子转变为稳定吸附的S2σ−Tiσ+-TiON方面具有独特的催化活性。此外,TiOxNy固溶体中存在一定比例的Ti空位,这也可能是S8分子转化的潜在活性位点。因此,还建立了存在Ti空位(TiOxNy-VTi)的TiOxNy固溶体模型。如图3d所示,吸附前后TiOxNy-VTi上S8的结构形状差异很大。由于VTi周围的氧原子具有强电负性,S8分子将受到强烈的局部排斥,并倾向于吸附在附近的Ti原子上,从而产生四个分离的S2σ−物种。因此,TiOxNy固溶体中的VTi也是S8分子向S2σ−分子转化的有效活性位点。当TiONQDs@C复合材料作为硫宿主时,由于在整个过程中均不产生多硫化物,因此从一开始就可以消除“穿梭效应”。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3. 吸附前后S8在(a)TiOxNy-TiO2量子点(b)TiN(c)TiO2及(d)TiOxNy-VTi上的结构变化

4. TiONQDs@C/S复合材料的形貌和结构表征

进一步研究了TiONQDs@C/S复合材料的形貌和结构特征如图4a,b所示,与S复合后,其保持了纳米片的形态,没有观察到大的硫颗粒。在TiONQDs@C/S复合材料的放大TEM图中,大量的TiONQDs分散在复合材料上,未被大的硫颗粒覆盖(图4c)。同时,TiONQDs@C/S复合材料的HRTEM图像也显示出清晰的TiONQDs(图4d)。TiONQDs的CNOTi和S元素的典型TEM以及相应的映射图如图4e-j所示,这表明CNO和Ti元素在TiONQDs@C/S中保持原始状态硫的分布比较均匀。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4. TiONQDs@C/S复合材料的形貌和结构表征

5. TiONQDs@C复合材料对S8分子的吸附和转化能力

通过组装Li||TiONQDs@C/S纽扣电池进一步研究TiONQDs@C复合材料对S8分子的吸附和转化能力,同时将导电碳和硫的混合物(C/S)组成的Li||C/S作为对比。如图5a的CV曲线,TiONQDs@C/S电池在~2.35 V处仅出现一个还原峰,这表明TiONQDs@C/S电池中的硫还原是一个一步过程,这可能归因于S2σ−-Tiσ+向Li2S2/Li2S的直接转化。TiONQDs@C/S电池和C/S电池的充放电曲线如图5b所示,它也阐明了TiONQDs@C/S电池从S2σ−-Tiσ+向Li2S2/Li2S的单步转化以及C/S电池的多步转化。为了进一步实验验证TiONQDs@C/S电池和C/S电池的反应机理,对软包Li-S电池进行了原位XRD分析(图5c-h)及拉曼测试(图5k)。纯电解质与TiONQDs@C/S系统中的电解质显示出典型的拉曼峰,但C/S系统中电解质的拉曼曲线与前两种截然不同,表明多硫化物的存在。这种现象进一步表明,TiONQDs@C复合材料可以将S8分子转变为稳定吸附的S2分子,并完全消除还原过程中在电解质中生成多硫化物的可能性。TiONQDs@C/S电池的电化学性能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TiONQDs@C/S电池在电流密度分别为0.1、0.2、0.5、1、2和5 C时分别达到917、822、747、684、622和537 mAh g1的出色倍率容量,比C/S电池要好得多(图5l)。0.1 C倍率下,TiONQDs@C/S电池经过200个循环后仍869 mAh g−1的比容量,容量保持率高达96%,远高于C/S电池和使用其他策略的Li-S电池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图5. Li||TiONQDs@C/S电池的反应机理表征及电化学性能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总结与展望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这项工作提出了一种将S8转化为稳定的S2σ−-RMσ+介质的新思路,以完全消除锂硫电池的“穿梭效应”,从而减少容量损失结果表明,当TiONQDs@C/S用作Li-S电池的正极时,其放电曲线仅显示一个平台,并且CV曲线显示一个还原峰,这意味着S2σ−Tiσ+-TiONLi2S2的一步转化,从而完全消除了“穿梭效应”。新机制下的TiONQDs@C/S电池在0.1 C倍率下经过200次循环的容量仍高达869 mAh g−1(初始容量的96%)。该策略为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开辟了一条新途径,极大地促进了Li-S电池的发展。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文献信息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Altering the Reaction Mechanism to Eliminate the Shuttle Effect in Lithium-Sulfur Batteries. (Energy Storage Materials 2020, DOI: 10.1016/j.ensm.2020.01.002)

文献链接: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405829720300027

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清新电源投稿通道(Scan)湖南大学ESM:改变反应机理,彻底消除Li-S电池的穿梭效应

本站非明确注明的内容,皆来自转载,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新电源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